2007年8月15日星期三

《出埃及記》 (電影)

推介點:

說彭浩翔是香港另類的鬼才導演,他的作品既能帶起「無厘頭」青年的話題,又能反映最地道的思維模式,相信沒有人會反對。而《出埃及記》,單是名字,就已經令那些正正經經地作思考的人,摸不著頭腦,並掉進他所設的陷阱內。既想引經據典為它作些解釋,又想從電影裡替它「打個圓場」。《出》內重現了很多彭浩翔打從《買凶拍人》起,便慣用的主題與符號,比如是:男女矛盾、美女、佈局、暴力、變態、粗口與市井幽默等。觀眾看得不明白不打緊,「煞有介事」才是整齣電影的目的。電影的鏡頭、故事鋪排、美術等,都一絲不苟,但全部加來卻又抵不上,一組無厘頭由女人說的幾句穢語及主動提出的「情慾交合」片段。要認真思考這齣電影,不是不可以,但卻要從這位據稱是「資優」的導演的成長故事說起,並且要熟讀時下青少年的「對談」目錄,唸多些外國「無厘頭」電影、電視劇與漫畫,無疑就更佳。於這裡,筆者想起林狗在《是但嗡》完場前的結語。這是一齣「超低能、勁搞笑」,卻又不能不由衷地佩服的電影。

 

標籤:

0 個意見:

張貼意見

此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