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期論文:論徐志摩的新詩

──寫出最真摯的情感

 

胡文在1923年發表的<<徐志摩君的<曼殊斐兒>>>,是最早正式評論徐志摩的新詩,他首先肯定其抒情的真摯[1]。與之意見相反的是錢杏

村,他在<<徐志摩先生的自畫像>>(1928)對徐志摩新詩的情感傾向進行了嘲諷和否定性的批評,認為其情感流露是「做作的」、「華而不實的」[2]。而筆者則認為徐志摩筆下的每一句詩,都的確是來自他的心靈與性情的「暖處」,因而能讓人清晰地感覺到一種真摯的情感流露。以下將圍繞徐志摩新詩中的主要四個主題:愛情、自然的頌讚、對現實的關懷、理想的追求,從中逐一舉例論證筆者的觀點。

 

首先,在愛情詩方面。李夜平在具體分析了徐的大批愛情詩作後得出以下的結論:徐志摩把美好純潔的愛情作為生活和生命中最重要的現實內容和理想追求,坦誠真摯地抒寫贊美著愛的赤誠和堅貞[3]。請看徐志摩在離婚再戀愛時寫的一首詩──<<這是一個懦怯的世界>>

 

這是一個懦怯的世界:

容不得戀愛,容不得戀愛!

披散你的滿頭髮,

赤露你的一雙腳;

跟著我來,我的戀愛,

拋棄這個世界

殉我們的戀愛!

 

我拉著你的手,

愛,你跟著我走;

聽憑荊棘把我們的腳心刺透,

           聽憑冰雹劈破我們的頭,

你跟著我走,

我拉著你的手,

逃出了牢籠,恢復我們的自由!

              ……

單就這兩節,已強烈地表現了詩人與黑暗環境抗爭及要求婚姻自由的熱

 

切愿望,決心一下便矢志不渝,不怕腳下的荊棘、頭上的冰雹,要同自己的戀人一道衝破牢籠,奔向自由的天地。詩中對戀人的鼓舞和激勵,

同現實中詩人與陸小曼的戀愛生活完全吻合。另外,儘管吳宏聰指責徐的幾首性愛詩(如<<別,擰我,疼>>、<<春的投生>>等),其調子是淫糜、放蕩的[4]。然而,若以一種開放的審美視野基礎來看,這幾

首詩只是比較細膩具體地描寫了歡愛時女方的表情、聲調、眼神。既無性的描寫,也決不是黃色詩作。例如:在<<春的投生>>一詩中,運用了象徵性的比擬、暗喻來描述男女歡愛過程中靈與肉的和諧、愉悅,表現了一種對生命的渴求與呼喚。事實上,愛情詩的特點和內容就是對真摯情感的自然抒發,而徐的情詩便是對自己愛情生活的真實表現,是人之天性自然率真的流露。由是,郁華及文木對這幾首性愛詩也給了以下的評價:「愛情本身就是靈與肉的完美結合,只有靈沒有肉或只有肉沒有靈的愛情,都是形 的。優美健康而又適當地展示愛情,正是人性美的一種表現,對徐的愛情詩也該作如是觀。[5]

 

另外,在徐的新詩堙A對於自然的描寫,是巧妙地把自然與兒童的純真結合在一起,而這種結合也流露了純樸的、真摯的情感。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再別康橋>>,這首詩所表現的是孩子氣的超脫,詩人沒有被往事的回憶所壓倒,能夠從具體的懷念惜別之情中超脫出來。從每一件事物、每一種情思中都發現有美存在,并以單純和瀟灑的美的追求去貫穿全詩的意境,因而使人不知不覺地從離愁別緒的傷感中也超脫出來,只是全身心地感受到人類惜別之情中的真摯情感流露。詩人說:「在康橋的柔波堙A我甘心做一條水草」,這顯示出他對自然「性靈」的努力追求。在康橋的柔波堙A他仿佛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孩童,想跳下去,化為一條水草,永遠與康河相親。這種「物我相融」追求自然美的情懷,正好深刻地展現了詩人追求性靈自由發展的理想。故此,郭小聰在評其自然詩時也說:「徐志摩將難得的童心和出眾的才華結合起來,從而創造出一種孩子氣的純真藝術風格,這也正是其詩歌創作的獨特價值所在,儘管這種風格在他所處的嚴酷時代堣ㄗ歡迎。[6]

 

其次,在對現實的關懷方面。巴人在<<也談徐志摩的詩>>說過:「徐詩表現的對現實的關懷是虛偽的,不真實的。[7]」而事實上,徐志摩乃是想藉著文學關懷,更積極地介入現實,表達他的關懷。在他的詩中,有對社會貧苦的描寫、道出戰爭中最無恥的罪行(對女性的姦污)、反諷

 

現實的冷酷等。這些詩中都有濃重的對現實的關懷,更從中流露出詩人

的點點真摯情感。例如:<蓋上幾張油紙>一詩:

 

一片,一片,半夜

掉下雪片:

有一個婦人,有一個婦人,

獨坐在階沿。

 

虎虎的,虎虎的,風響,

在樹林間,

有一個婦人,有一個婦人,

獨自在哽咽。

 

這首詩描述了在大雪紛飛的寒冬中,婦人惦記著亡兒,在亡兒的墳上「蓋上幾張油紙」,替他禦寒。在貧窮的無可奈何堙A透出母愛的偉大與可敬。又如<鐵柝歌>則藉著在馬號婸G草上飢餓待斃的母狗對牠的小狗講的話,點出社會的貧苦、現實的冷酷。在詩中,詩人悲哀地反諷著:

 

正願人間的好夢睡穩!

一任遍地的嗥訴與哀呻,

乞憐於黑夜之無靈,應和

街前巷後的鐵柝聲聲!

 

再如<人變獸>一詩中,詩人激烈地譴責姦污中國女性的士兵:

 

下西山黃昏的一天紫,

也塗不沒這人變獸的恥!

 

諸如此類的詩篇,皆是詩人在回國後,因親身接觸到中國社會的種種苦難,所以有感而發,為億萬生靈的悲慘遭遇哀傷。同時,也對中國表面各種亂象之下,人們的無知、卑污、貪婪無恥等惡習,致以不容情的抨擊,流露出對國家真摯的愛。難怪卞之琳也稱他的詩埵酗T條積極的主線:「愛祖國,反封建,講人道」。他透過詩來關懷社會,在<<猛虎集.序>>堙A他自比是「一種天教歌唱的鳥不到嘔血不住口。……他把他的柔軟的心窩緊抵著薔薇的花刺,口堣ㄕ磲滌蛣菗P月的光輝與人類的希望非到他心血滴出來把白花染成大紅他不住口。[8]」作為徐志摩生前最後一本詩集的序言,我們可以充分感受到他對現實的關懷,更能體會到詩中所流露出的真情實感。

 

 

 

最後,貫穿徐志摩詩作的,是一股追求理想的狂熱。例如:在<去吧>一詩堙A他說:    

                   去吧,青年,去吧!

與幽谷的香草同埋;

去吧,青年,去吧!

悲哀付與暮天的群鴉!

 

這便表露了一種近乎悲壯,為了理想,不顧一切的決心。又如,詩人也會藉著寫景、寫情含蓄地吐露出自己內心對國內政治的美好期望。<雪花的快樂>就是以活潑、鮮靈的雪花形象,和自然、流暢的詩歌的韻律,傳達出詩人以輕捷、怡悅、甜蜜的心靈狀態去追求理想中的國度。詩人在詩中像孩子般那樣想象,像孩子般那樣歡呼,像孩子般那樣真情畢露。因此,在詩中沒有一般青年人那種雄心勃勃的揚厲之氣,也沒有抱頭沉思的青年,只有歡欣的如同小孩般的雪花。由是郭小聰也評詩人這種詩作特質為:「對於徐志摩來說,淺顯就不一定是缺點,反而可能成

了他的可愛之處。譬如,明朗而不夠含蓄,在他就更見其清純而不覺得直白。飛動瀟灑而缺少凝重層深之感,在他就并無浮光掠影、缺少內心

體驗之嫌。歡欣而絕少悒郁,在他也就是天性的自然流露,自有一種打動人心的感染力。[9]

 

總而言之,從以上種種可見,徐志摩的詩作是他感情白熱化的產物,隨著感情的起伏波動,詩句自然地抒寫出來,每一個字都濡染上了詩人真摯的感情色彩。一般人在讀其詩作時總喜歡稱羨於它的和諧、自然、恰似天籟的音韻,但要知道這音韻若無最真摯、最深切的情感作靈魂,作底襯,則它定將是蒼白的,也就是說沒有生命的。故此,讀徐詩時最能感動人的,便是詩人在字埵瘨〝珙y露出的那份真摯情感。這正如朱自清曾把徐志摩這種獨特情感形容為:「跳著濺著晝夜的一道生命水。[10]」這道生命水令人驚異地永遠保持著孩子氣的驚奇、喜悅、坦誠,并沒有因歲月的消逝而干涸。極為珍貴的是這種童心的流露、這種風格特色的展露是不假修飾、自然真摯的。是別人不能學,也學不到的。

 

 

字數:2998

 

                        <<完>>

 

參考書目(按出版年份排)

 

朱自清:<<中國新文學大系.詩集導言>>。上海:上海良友圖書公司,1936

 

李夜平:<<論徐志摩及新月派的詩歌創作>>。四川:四川文藝出版社,1991

 

黎鳳主編:<<徐志摩.萬種風情無地著>>。四川:四川文藝出版社,1995

 

吳宏聰:<<資產階級詩歌的墮落──評徐志摩新詩>>。湖南:湖南人民出版社,1997

 

汪東發:<<中國新詩二十四品>>。湖南:湖南人民出版社,1997

 

郭小聰:<<在新世紀的門檻上──中國現代詩人新論>>。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

 

徐榮街:<<二十世紀中國詩歌論>>。山東:山東教育出版社,2000

 

徐瑞岳主編:<<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史綱>>。北京:北京教育出版社,2001

 

丁旭輝:<<徐志摩的詩情與詩藝>>。台灣:文津出版社有限公司,2001

 

 

參考書目(按出版年份排)

 

朱自清:<<中國新文學大系.詩集導言>>。上海:上海良友圖書公司,1936

 

李夜平:<<論徐志摩及新月派的詩歌創作>>。四川:四川文藝出版社,1991

 

黎鳳主編:<<徐志摩.萬種風情無地著>>。四川:四川文藝出版社,1995

 

吳宏聰:<<資產階級詩歌的墮落──評徐志摩新詩>>。湖南:湖南人民出版社,1997

 

汪東發:<<中國新詩二十四品>>。湖南:湖南人民出版社,1997

 

郭小聰:<<在新世紀的門檻上──中國現代詩人新論>>。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

 

徐榮街:<<二十世紀中國詩歌論>>。山東:山東教育出版社,2000

 

徐瑞岳主編:<<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史綱>>。北京:北京教育出版社,2001

 

丁旭輝:<<徐志摩的詩情與詩藝>>。台灣:文津出版社有限公司,2001

 



[1] 徐瑞岳主編:<<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史綱>>。北京:北京教育出版社,2001,頁904

[2] 徐瑞岳主編:<<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史綱>>。北京:北京教育出版社,2001,頁905

[3]  李夜平:<<論徐志摩及新月派的詩歌創作>>。四川:四川文藝出版社,1991,頁298

 

[4] 吳宏聰:<<資產階級詩歌的墮落──評徐志摩新詩>>。湖南:湖南人民出版社,1997,頁68

[5]  黎鳳主編:<<徐志摩.萬種風情無地著>>。四川:四川文藝出版社,1995,頁99

[6]  郭小聰:<<在新世紀的門檻上──中國現代詩人新論>>。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278

[7]  汪東發:<<中國新詩二十四品>>。湖南:湖南人民出版社,1997,頁223

[8] 徐榮街:<<二十世紀中國詩歌論>>。山東:山東教育出版社,2000,頁56

[9] 丁旭輝:<<徐志摩的詩情與詩藝>>。台灣:文津出版社有限公司,2001,頁78

[10] 朱自清:<<中國新文學大系.詩集導言>>。上海:上海良友圖書公司,1936,頁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