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朋友,自問向來不多。不是因為我有什麼嚴重的內在或外在缺憾,只是因為我對朋友的定義,要求甚高。

正當我為茖こ~長期拼搏而未能得到肯定時,我還是要高聲向你們說聲多謝。因為我感受到你們的關懷、鼓勵與支持。所謂心照不宣;一切盡在不言中。

在預備和應考連場內部試後,我開始意識到工作壓力把我壓得透不過氣來。我的記憶力開始衰退,精神也難以集中。正當大家都以為我會為這次失敗豪哭幾場,以渲洩壓力的時候,其實我真的哭不出來,極其量只是淌下一滴淚兒。

那天晚上我喝的不多,照常理推測,所喝的尚算微不足道,但最後那杯「忘情酒」,卻幫了我,同時亦害得我半死。或許是那一刻我的求醉意志太強,那一杯讓我把長期積來的壓力全都釋放出來。

酒醉的我,細微的事情都不知道,只知道你倆把我安全地送回家。翌日半醒來,頭在痛,胃亦在痛,整個人好像遇上一場大病。直至鰫,才大病初癒。

看看沙發上的外套和牛仔褲,才意識到昨晚的我定必大吐一場。此刻,內心有點不安,心想:「難道我在老友的『鬼馬神仙車』內嘔吐?!」再想:「此乃濤天大禍,按照江湖規舉,首要是入黑名單,永不接載;其次是支付洗車全費。」

就在此時,手電響起來。看看來電顯示,大概是負上金錢上責任的時候。我滿懷歉意地查問嘔吐的事,好心腸的你只說:「所有不開心的也哭了和吐了出來,沒事了。好好休息吧!」我聽罷,呆了一呆。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知道「朋友別說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