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蝶的兩篇文章


 

 

<<鏡中人>>

 

 這是秋末時分,夜半的空氣滲著蕭索的寒意

 

 

「你終於來了,你知道我有多想念你嗎Bella 站在一塊座地弧圓的粉藍緣邊的鏡子前面, 優雅地笑著說。

嗯!」鏡中人低著頭應道, 神情木訥。

「今天, 我去了各大名店瘋狂購物。你看!這是Chanel 鑽錶、Hermes圍巾、Gucci 高跟鞋、LV花紋手袋;那是Tiffany open heart 系列鑽石吊咀頸鍊及耳環。還有, 這隻The Love Diamond 18K 鑽石指環, 它代表……一顆不變的心!當然, 最重要的是買了這幾套Dorian Ho2003 秋冬系列晚裝啦!你說哪一套最好看啊!是這件吊帶雪紡晚裝、還是這條曳地長裙、抑或是這條黑色 Cocktail Dress?你放心吧!為了明天晚上的商界舞會, 我一定會悉心打扮, 不會讓你失望的!Bella 興奮莫名地說著。

「嗯!哦!」鏡中人低著頭應道, 眉宇間有股淡淡的哀愁。

Dixon, 你怎麼了, 是不是不舒服?」Bella 把溫熱的手心, 貼近他冰冷的額頭上, 關切地問道。

半晌, 她又興奮地說:「今天晚上, 我們要好好練習社交舞。明晚……我們一定會成為全場最矚目一對!啊!你稍等我一會兒, 我要先換上晚裝、戴上所有首飾。」

 

 

靜寂的房間, 嚮起了貝多芬的第十四鋼琴奏鳴曲。

月亮的光影, 映在Tiffany那隻銀色的耳環上, 閃爍在Bella的耳垂邊。

月色之下, 性感而入時的她的確很有魅力:黑色大眼, 鼻子高高, 身段均勻修長, 柔順的髮絲隨肩瀉下, 真是一個典型的東方美女。

 

 

「怎麼樣?漂亮嗎?」Bella 緋紅著臉低聲問道。她輕柔的聲音如同一塊輕柔的絲綢從Dixon的耳邊拂過。

「我……有話要跟你說……明天晚上的舞會我已經有舞伴了, 所以……。Dixon吞吞吐吐地說荂C

「你說甚麼?我這樣悉心打扮全為了你, 你現在才跟我說, 你已經有另一個舞伴了!」Bella 低下頭, 傷心地說荂C

 

 

過了一會兒, 她抬起頭來。Dixon 發現她的神情, 被換上了。換上了, 悽冷的、木然的、冰冷的神情。

 

 

她悽惶地凝望蚚銴云Dixon 說:「你告訴我, 你是不是不愛我了?你的舞伴是不是Miu Miu, 你愛上她了, 對不對?」

忽然, 哀傷也降臨他的面容。然後, 他深沉地嘆謂道:「唉!你知道一直以來我都是愛你的, 但你也知道我內心的苦處啊!」

她用雙手撫摸鏡中的他, 手心的溫暖接觸到冰冷的臉容, 不用數秒, 她便流下眼淚來:「Sorry Dixon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因為我太愛你了, 所以我絕不容許你身邊有任何女人存在。」

「包括 Miu Miu , 我妒忌她!我恨她!」Bella咬牙切齒地說, 眼里流露出無窮的恨意。

「不要這樣!Miu Miu是無辜的, 她純真、善良, 她用一顆誠摯的心愛我。既然無的得選擇, 我打算試茈h愛她。」Dixon痛苦地說荂C

 

 

Bella 笑了,響亮地、譏諷地:「哈哈哈……愛是甚麼?哼!永恆的真愛?至死不逾的愛?忠貞不一的愛?哼!哼!騙人的!全部都是騙人的!」

她握荇推Y的手在微微發抖, 一會兒又抽泣道:「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在美國讀書的日子啊!那四年的光陰是我這一生中過得最快樂、最開心的。如果不是遇到你, 我想我早已去了天堂!」

「阿宇!不!Bella那四年也是我這一生中過得最快樂的日子。」Dixon 應道。

「那些可惡的美國佬, 總是愛欺侮我。我每天都被他們毒打, 他們簡直是惡魔。而且還要多次侵犯我。」Bella回憶茤麂, 淚水簌簌地順蚆y頰滾落下來, 她的身子軟弱得像棉花。

 

 

 

繼而, 她深深地望進Dixon 的眼睛里:「如果那些日子里, 不是你為我出頭、保護我, 我早就沒命了, 謝謝你!」Bella 深情地說, 她的心里湧動虓Q被他擁抱的欲望。她渴望被他緊緊地擁抱、被他熱烈地親吻。

及後,Bella 又含茞\說:「得到你的愛是我一生的光榮,現在將來我都會永遠愛你、支持你、相伴你。」

「但你還記不記得, 你經常對我講的那個殺死背叛愛情的人的神話:小國中有位絕色美人, 名叫科龍妮絲, 她的美貌令真理之神阿波羅深深地愛上了她。」Bella 泠淡地說, 目光冷如冰

 

 

 

但科龍妮絲在與阿波羅相愛後, 變心了, 她愛上了一個人間的凡人。阿波羅知道此事後, 便把烏鴉白色的羽毛變黑。在怒火的驅使下, 他又令孿生姐妹獵神阿蒂蜜絲發出萬無一失的箭, 射死了她。」Dixon 接著說

過後, Bella 淒厲地哭叫:「你也說過很愛我, 你最愛是我, 你會保護我一世,愛我一世,不容許任何人再傷害我!但……現在你卻變心了,成為了背叛愛情的人。」

Dixon,當初你是我的人, 這一生一世, 你也歸我所有!」Bella 說著, 眼睛堸{出兩團火

「你為甚麼還不明白, 你知道我們是不可能的。我爸爸身為跨國企業的總裁, 他是不容許他的繼承人──我做出這樣的醜事。你也要知道, 我爸爸、媽媽都是思想保守的傳統中國人。他們絕不容許我們在一起, 還有, 這個社會也容不得我們。尤其是重視名譽的上流社會, 我覺得有很大壓力。如果我們不分手, 遲早有一天我會崩潰的。」Dixon 字句傷感地說著

 

 

Bella 把目光轉向灰濛濛的玻璃窗, Dixon消失了

 

 

她望著淨白的月色, 憶起了法國小說家莫泊桑在<<月色>>中所說的一句話:「上帝原來是為了相愛的男女創造如此美妙的月色!」

她傷心得落淚了, 自己和Dixon 永遠不會有這樣浪漫美妙的時刻。只因為愛情永遠只屬於男與女, 容不了他們。

目光轉移回鏡中, Dixon又出現了

 

 

 

Dixon, 我們浪跡天涯, 遠離這個不愛我們的地方, 我們回去美國, 重新開始好不好?」Bella 哀傷地渴求著

Bella,我愛你,但我也愛我爸爸、媽媽, 我不能這麼自私地拋下他們,他們年事已高了。還有, Miu Miu, 我們已准備結婚了, 我會試著去愛她Bella, 你忘掉我吧!我說過了, 這個社會容不了我們, 我們在一起不會有幸福的。」Dixon 真誠地對她說

 

 

「夠了!我不想再聽了!」Bella 怒喝著說, 頸的喉核清晰可見

「你說這個社會容不了我們, 但每個人都有權利去愛別人, 這種自由權是每個人都應該擁有的, 同性戀者也不例外!但為甚麼我們不能相愛為甚麼要怕俗世的眼光為甚麼我們要這樣痛苦?你害怕我們的秘密被人揭穿, 但你有沒有想過我也為了付出了很多。為了你, 我做了十幾次整容手術, 千方百計把自己變成女人, 而保留著男性的生殖器官。你又知不知道,為了擁有一把女人的聲線, 我苦練了多少日子……連我的名字也由高宇變成高寧, 英文名字Bella……高宇怨恨地說著, 一把男音在屋堸j蕩著

 

「男人始終是男人, 再怎麼樣你也不可能變成如Miu Miu 這般完整的女人。還有, 就算我們結了婚, 我的爸爸媽媽及所有人都終有一天會發現你的秘蜜, 因為你始終不能為我們家傳宗接代!」Dixon淒切地應道

「哼!你的Miu Miu早已被我殺掉了!哈!哈!」高宇淒厲大聲地笑著說。

繼而, 將所有憤恨化成淚水, 湧上了眼睛、鼻子與喉嚨,說:「Dixon,不要怪我, 我實在不能忍受其他人佔有你., 尤其是女人I love you!你是屬於我的!」她將臉龐貼近鏡面, 鏡面上立即蒙上了一層霧氣。

「這是愛我嗎?你太狠心了你要我一生孤獨自守!高宇你好自私!」Dixon 憤怒地說道

 

 

「你說我自私, 你呢?你也狠心地拋下了我, 我恨你!我恨你!」高宇的一把活活的男音狠狠地說著。

恨!心中的恨, 當然要雪!

高宇轉身走到飯桌旁, 取了一把水果刀。Dixon在此時消失了

高宇握著水果刀一步一步向鏡面迫近, Dixon再次出現了

他驚恐地說著:「不要!不要殺我!」

 

 

鏡片碎了,Dixon 消失了。

無意識的, 高宇自地上撿起一片鋒利的破瓷片, 深深地往手腕上 一割, 滴滴如淚的血自腕上淌下。

Dixon, 我不會讓你孤獨自守的。你要等我……我們很快……便會見面……再見面之時……我們永永遠遠不會再分開……」高宇用盡最後一絲力氣說著,臉上的眼淚點點流下。

 

 

哀怨的鋼琴聲在屋媊ぜ著,充斥著這冰冷、沉寂的夜, 彈奏著這個淒美的愛情故事!

<<>>  

 

 

 

 

<<>>

 

十字架、 藍精靈、 安定、 綠豆仔……

藥丸們迅速地在他的肚子媟遘悀F。

他走進了一個奇異的夢世界 , 眼前涌現著許多離奇古怪的圖象: 錢像下雨一樣從天空中落下來 ; 一群群美女排著隊過來…… 一切煩惱、憂愁都煙消雲散了,他就是大王 ,君臨天下……。

毒開始侵蝕他十八健康的身體。

 

一根煙被燃點了……

 

大麻天使在向他招手、 向他微笑 , 帶他去那個幸福的天堂。

煙霧就像一頂神奇的白紗帳 , 包裹著他 , 直上九天。 他在空中溫暖地飄浮著, 微風就像一隻柔軟的手 , 撫摸著他的心 ,揉搓著他所有的筋骨。

煙毒惡魔正張著血盆大口 , 逞兇肆虐 ,吞噬著二十一歲的他: 他不思飲食、 便秘、 腹瀉、導致嚴重的營養不良 , 身體極度消瘦。

 

那一縷縷白煙一絲不漏地被吸了進去……

 

白粉仙女牽著他的手 , 遨遊太空 。他來到了金碧輝煌的宮殿 , 然後 , 如來大佛、 太上老君、 白極仙翁……

眾仙齊集 , 一在他的眼前呈現 ,他覺得自己也成為了神仙。

在白色惡魔那凌厲的、附骨之蛆般的攻擊下 ,忠貞精誠的愛情、血肉相聯的骨肉親情顯得那麼脆弱。 二十五歲的他: 已黑精干瘦、皮鬆骨軟、柴瘠不堪了。

 

一股液體被注射進靜脈堙K…

 

四號海神載著他在汪洋大海之上飛翔穿梭 , 他時而被拋上浪天 , 時而被砸下峰谷 ,一任狂熱的幸福 , 把他灌得口眼歪斜 ,完全喪失辨別能力……。

白色惡魔張著血盆大口扑過來 ,用他的利爪和尖牙 , 撕扯著他的皮肉 , 啃噬著他的骨頭 , 二十八歲的他:已吸光了自己的積蓄 ,出讓了汽車 ,把父母、妻兒的存款和家堛熄Q重物品盜騙淨盡 , 最後浪跡街頭 ,與街頭露宿者為伍。

 

於是 ,在往後的五個年頭 ,他便在社會上鬼混:騙錢、 搶劫、 拐帶幼童、 販毒……。

只為了編織那一個個夢幻中的天堂:上天入地 ,美妙無比……。

毒就是這樣的 ,它瘋狂地生長著 ,需要更多的金錢去灌溉。

 

某天 ,他渾身上下像有無數的螞蟻在爬 , 連骨頭都奇痒難忍。

及後 ,他竟自己把手臂破了條大口子 , 血流一地都不知道害怕。

不行!他要緊緊抓住那種無與倫比的快感 , 不愿被它殘忍地拋棄!

然而 ,他的四肢已嚴重潰爛 , 全身再也找不出可以注入「快樂」的部位。

 

天堂是虛幻而短暫的 , 地獄卻是實實在在的。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艱難流逝 ,死亡正一步一步地迫近他。

只能點燃一根又一根大麻天使 , 去找回那種飄飄欲仙的奇妙感覺。

煙霧瀰漫之際 ,他的靈魂、軀體也忽悠忽悠地陞了起來。

瞬間 , 化為烏有。

 

他才三十三歲 ,已平靜地死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