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笪地隨想


 

    和友人逛過了大笪地,雖然期望不高,但也難免感到失望,因為那只是另一個跳蚤市場,環境遠不如黃金海岸,比早已式微的啟德大笪地也好不了多少.


  不過,這卻令我想起兩年前在荃灣所看到一群中年人,他們會在週未黃昏,聚集在一間舊式單車店前的空地,全完不怕旁人的目光地夾Band跳舞.記憶之中,那堛鴟犮u有兩位中年男子,一個彈電子琴,一個玩結他.漸漸地,他們吸引了越來越多人加入,有男有女,載歌載舞,好不熱鬧,連一向行色匆匆的筆者也被引得停下來佇足觀看,若繼續下去,說不定可以發展成另一個〔平民夜總會〕!

  然而,在大約一年之後,已搬離荃灣區的筆者從一個港台節目中看到有關他們的近況,才知道他們已經因為該店樓上的住客報警投訴他們發出的聲浪而停止了這些活動.

  在這些年頭,香港人是不是有太多不滿,太少包容呢?
  在這種社會風氣之下,說什麼要令平民夜總會復活,搞活本土經濟,恐怕也只是空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