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四首

牧情

 

文榕

 

 

 

星星在天上失火了

當你用神識

敲打我的軀殼

陷落在某個黃昏

我與星星對視

 

親吻是甜蜜的

縱使永隔一萬光年

風是手指

撩撥詩緒

 

而我本就是個迷失的

幼童

幻想中的家園在

拉措湖

牛羊是我的玩伴

( 這時,你的笑容多美 )

 

專注於這假設

我會流淚

時常,那是一道激流

不易止息

 

人身難得

但聞遠方的歌

 

17/06/2002

 

夜曲

 

文榕

 

 

 

那樣溫柔的眼神

你在凝視遠山嗎?

那樣優雅的姿勢

是唯一的語言

 

輕握你手

南瞻部洲所有的溫柔

隨風吹送

夜色了知

夜色沉沉

思念是一顆不眠的念珠

 

暖香浮動,是空氣的色彩?

指尖殘留記憶的醇酒

不敢入夢

怕往事戀戀不走

 

星輝下

笛聲婉轉依舊

 

 

 

28/06/2002

 

 

 

 

文榕

 

 

 

 

天邊飄來白雲的時候,飄來你的面影。

你的笑容很輕很輕。

你的臉龐很幽靜。

 

乘著歲月河流上的一葉小舟。

放逐了,許多愁。

 

雲很厚的時候,修行的路漫長。

難以在今世走完。

 

因為我的髮很長,

纏住了你溫柔的手。

 

 

01/07/2002

 

 

 

幻變

 

文榕

 

 

 

假如對面有一株紅杉樹,

它想像身上有一點秀色,

被幻象坎伐之後。

 

假如對面有一株紅杉樹,

它想像身上有一點蛈漶A

被現實坎伐之後。

 

5/9/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