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大迎新事件看現今大學生質素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至善」意思是指:「大學」的道理在於彰明自己天賦的靈明、德性。再推己及人,使人人都能除去舊染污而自新。而且要做到極完善的地步,並堅持不變。

 

中大學生在迎新營大喊「淫穢」口號,引起新生不安與投訴,惹來校方及社會批評。其實這些低俗文化並不只是中文大學才有,理工大學及城市大學亦發生過這些類似的活動,近幾年來,不斷從新聞中得知這些事件的發生,令我心中有一個疑問,現今的大學生是何質素?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

 

港大及中大去年均派發問卷給新入學新生4700多人,了解他們的嗜好、能力等。調查發現,學生以大眾化報章為首,留意娛樂新聞程度高於國際、中國新聞。有國內的大學交流生指出,在國內同學間彼此課外的話題是:「何時到圖書館溫書,今天的課程如何」而香港的大學生課後的話題多是:「放學後到哪玩,那位女生多漂亮」。

 

大學生,一般來說,是社會培育人才的最精英代表,明天的社會就握在這一班人的手堙A恐怕喊淫褻口號只是說明了今天大學生的精神萎靡無聊,人格殘障。我們的孩子將要活在明日的社會,為人父母的如何能不痛心失望?

 

作為社會未來棟樑的大學生,以無聊低俗的口號,大玩淫而不樂的所謂遊戲;託開放之名,行集體性騷擾之實,絕對是令大學蒙羞的行為。如果是一般的市民或是一些市井無賴所幹的事,那還尚情有可原,但他們可是受了十多年育的菁英一代。那便是不可原諒。

 

現在才教導大學生尊重他人的簡單道理,是基礎教育的失敗,還是「無家教」的問題呢?今天的傳媒,大肆責備大學生,但你們有否想過當中的責任有離不開你們的「幫助」及「指導」!從「新亞桑拿」事件中,發現青少年對砵蘭街文化有相當的認識,同學們打油詩的遣詞造句,報章的風月版,確是應記一功。事件正正反映大學生普遍接受傳媒教育,不過,他們都是單方面接收資訊,無意用腦袋思考,學習欣賞和批判。

 

若然大學生文化中缺乏自我認同,自我表達的語言,那些講求理想的精英語言愈來愈喪失吸引力,則不能全怪責學生,在新的社會轉變之中,知識分子、大學教師、大學高層、政治精英又做了什麼新的回應,創造了什麼新的語言、新的視野、新的改革方案?面對新的危機,香港政府與不少政治精英不是只懂重複「獅子山下」的濫情舊調嗎?

 

中大某小部分的學生仍不肯正視自己的錯失,你們醒悟吧!不要再為自己找藉口了,大學生該有分辨是非黑白的能力,難道社會風氣墮落,你們也要墮落嗎?作為大學生,社會不單你們的學業成績有所要求,我們對大家的德育人格同樣有所期望的。政府努力增加大專學額,但大學生人數多是否就代表提高了整個體際的視野,若仍停留於低級的次文化上,例如只懂唱K、打機。這就不堪設想了。

 

我們要求新一代的大學生對社會有承擔,是否過分呢?對大學生應該有特別的要求的,如果他們是市井流氓,即使是這樣做也沒有人會覺得有問題,我們現在這樣做,絕對是愛之深、責之切。希望所有大學生都能汲取這次的教訓,不單是大學生,所有的學生,社會的將來就在你們的手上,請小心選擇你們的路向,打理好你們的品行!

 

中大迎新事件,隨著幾天來傳媒及社會各界人仕的關注,迎新營的統籌成員亦就該次事件,作出了真摰的道歉,這件事情亦告一斷落了,但希望社會高層能夠為這些莘莘學子想出一個好的辦法,還我們一個清新的社會。